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揭秘:刘备携民渡江是在把老百姓当肉盾吗?

[2019-06-20 20:29:36] 来源:本站 编辑:小编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赤壁之战前,刘备从樊城南撤,沿途大批荆州百姓跟随刘备南下,《三国志》记载:荆州人多归先主,比到当阳,众十余万,辎重数千两,日行十余里。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刘备携民渡江。现在有一种观点,说刘备携民渡江的原因,是将老百姓当作抵挡曹操攻击的人肉盾牌,真的是这样吗?赤壁战前,在刘备放弃樊城的南撤途中,出

  赤壁之战前,刘备从樊城南撤,沿途大批荆州百姓跟随刘备南下,《三国志》记载:荆州人多归先主,比到当阳,众十余万,辎重数千两,日行十余里。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刘备携民渡江。现在有一种观点,说刘备携民渡江的原因,是将老百姓当作抵挡曹操攻击的人肉盾牌,真的是这样吗?

  赤壁战前,在刘备放弃樊城的南撤途中,出现了中国历史上一个极为罕见的现象——大批荆州百姓拖家带口、扶老携幼赶来追随刘备。

  刘备带领军队向南撤退,沿途百姓不断从四面北方赶来加入队伍。队伍越来越庞大,越来越臃肿,越来越缓慢,到当阳(今湖北当阳)境内时,大约有十余万百姓加入队伍,离开家园,踏上漫漫的旅途,走向未知的远方。

  类似的情景,在西晋灭亡五胡乱华大批人民渡江南迁时没有出现,在靖康之难北宋灭亡后大批人民逃离北方时也没有出现,只在岳飞被十二道金牌召回班师途中出现过,中原父老因为害怕金军的报复,于是跟随岳家军南下。

  这是人心向背的一大标志,是刘备深得人心的如山铁证。

  这么多荆州人民,不是不希望拥有安定幸福的生活,不是不在乎自己的田产房屋,不是不知道跟随刘备前途莫测,但他们还是毅然用自己的双腿做出了选择。

  人民选择逃离,必然与曹操的残暴有关。曹操屠城的往事,也许他自己已经淡忘,但人民不会忘记。荆州是逃难者的乐园,来自徐州的难民对曹操的暴行更是没齿难忘。

  却不全是因为曹操屠城。如果只是惧怕被杀,那么可以四散逃命,为什么他们偏偏选择追随刘备?而刘备恰恰是最危险的人物,曹操绝不会放过他。

  这么多百姓选择追随刘备,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至少其中的一部分)爱戴刘备,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追随刘备。

  人们有从众心理,一批人追随刘备南撤,就会带动更多的人。所以,加入刘备队伍的人民越来越多。

  现在有一些曹迷不顾荆州人民自愿追随刘备的史实,认为是刘备妖魔化曹操强迫人民南迁、拿百姓当人质作肉盾,根本就是扯淡,不值一辩。曹操多次屠城杀降,他的暴虐早已世人皆知,何用刘备妖魔化?如果刘备要逃生,最好的办法是轻骑南下直取江陵,曹军根本追赶不及,哪里需要什么肉盾?就如要防火,最好的办法是隔离火源,而不是考虑用哪种方式灭火。

  刘备也不能未卜先知,没有料到随行的百姓会惨遭不幸。人生的可能性有很多种,答案也有很多种,但能够得到的答案,只是亲身实践的那一种。在实践之前,所有的可能性都没有确切答案。历史同样如此。

  历代研究历史的学者,很少对人民自愿跟随刘备这件事提出质疑。三国历史有着太多的疑团,许多事件的记载出入很大甚至相互矛盾,但这件事却没有争议,因为这虽然难以令人相信,却是不折不扣的史实。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刘备之所以能够赢得这么多百姓的爱戴以及后世广泛的颂扬,与正统不正统没有多少关系,而在于他有着非凡的人格魅力,一贯作风践行仁义,地地道道深得民心。

  建立汉、唐、宋、明等大一统朝代的开国皇帝很多,却没有谁有过这样感人的事迹;建立像蜀汉一般规模割据政权的帝王更多,却没有谁赢得民间如此广泛的颂扬。

  后世对刘备的颂扬,并不是开始于《三国演义》。在《三国演义》出现之前,早在唐代至北宋时期,刘备及其他三国重要人物的民间形象已经基本成型。唐代诗人李商隐有一首《骄儿诗》,就描述了小儿对三国故事的痴迷情形,说道“或谑张飞胡,或笑邓艾吃”。北宋时,三国故事更加普及,成为茶馆酒肆说书人的重要题材之一。苏轼在笔记小说《东坡志林》中记述:“涂巷中小儿薄劣,其家人所厌苦,辄与钱令聚坐听说古话,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以是知君子小人之泽,百世不斩。”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苏轼的评论——君子小人之泽,百世不斩。国家会灭亡,朝代会兴替,唯有仁德、忠义一类如今天所谓的普世价值,永远存在于世人的心中!

  而刘备,在许多人心中就是仁义的化身!

  从襄阳至江陵,陆路约五百汉里,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步兵十多天可以到达江陵,骑兵四五天就能到达。

  刘备的军队,绝大多数是步兵,再加上十多万荆州人民,行军速度越来越慢,史书记载“日行十余里”。影响行军速度的主要是跟随刘备的人民,这些百姓拖家带口、扶老携幼,除了带上金银细软等值钱的家当,还少不了粮食衣物,推着独轮车,甚至还有可能赶着耕牛缓慢前进。

  队伍走了好多天,才到达当阳一带。照这样的蜗牛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达江陵?如果半路上被曹操的追兵赶到,既无险可守,仓促之间又不能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了。

  有一位员工忍不住向刘备提出建议,应该放弃百姓,轻军前进,直达江陵,否则曹军一到,必败无疑。

  刘备当然明白一旦曹军赶到败局无可挽回,但他更明白人心的重要。

  十多万百姓背井离乡,随我前进,我就这样抛弃他们?

  不,绝不!

  失败没有什么可怕的。自从起兵以来二十四年,我败多胜少,事业却一点一点发展,理想却一步一步接近,能够得来今天的成就,靠的不是某一场战役的胜利,靠的是人心和道义。

  正因为人心和道义,十多万百姓才一心追随我前进。如果在危急关头置百姓于不顾,今后将何以立足?

  只要得到人心、立足道义,仗打败了还可以从头再来,队伍打没了还可以从零再拉。

  失去人心,背弃道义,才是彻底的失败,意味着二十多年的不懈奋斗全部付之东流,更意味着自己一生坚持的信念原来一直是错的。

  人,尤其是伟人,是靠信念活着的。失去信念,是他们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况根据正常的行军速度,刘备认为曹军追上自己的可能性很小。

  于是,面对部下的建议,刘备说出了一句感动历史的千古名言:“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

  危难之际见真情,这句话表明了刘备的真实心境,感动了当时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也感动了古往今来无数看到这句话的人。

  一百多年后,晋人习凿齿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被深深地感动,并写下了著名的评论:先主虽颠沛险难而信义愈明,势逼事危而言不失道。追景升(刘表)之顾,则情感三军;恋赴义之士,则甘与同败。观其所以结物情者,岂徒投醪抚寒含蓼问疾而已哉!其终济大业,不亦宜乎!

  在习凿齿看来,刘备如此重情重义,信义昭著,在危急时刻依然坚持一贯的原则,根本不是靠小恩小惠收买人心的行为比得了的,必然深得人心,日后终成大业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事情。

  的确,这样一个人不得民心,谁能得民心?这样一个人不成功,谁又能成功?

  刘备,即将走出人生的低谷,大踏步走上成功之路。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接受一次极为残酷的考验。

  因为他即将遭遇一支天下无双的军队。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这支军队,那么就是——恐怖!

  (摘自剑眉枉凝《刘备不是传说》 ,九州出版社2015年1月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百姓 人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