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健康 > 正文

张震寰!上亿人为何成了“气功大师”的俘虏?气功

[2019-07-12 01:34:24] 来源:本站 编辑:小小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1980年,发生了一桩震惊全国、令人瞠目结舌的凶杀案。这年的2月21日,贵州织金县阿烈公社秘书张盛宏,受该县绮阳公社社员谢显吉的诓骗,决定带领全家人升天成仙。据《人民公安》当年的报道:"据谢犯供述,他与张盛宏商定两个方案:一是送凡体,即用刀杀;二是使分身法,即用炸药爆炸。深夜十二点

  1980年,发生了一桩震惊全国、令人瞠目结舌的凶杀案。

  这年的2月21日,贵州织金县阿烈公社秘书张盛宏,受该县绮阳公社社员谢显吉的诓骗,决定带领全家人升天成仙。据《人民公安》当年的报道:

  "据谢犯供述,他与张盛宏商定两个方案:一是送凡体,即用刀杀;二是使分身法,即用炸药爆炸。深夜十二点多钟,张盛宏把已睡的孩子喊了起来,说:去洞头祝告一下,好上车。走到洞边,谢先安排一个十四岁和一个五岁的女孩进洞,谢用匕首将她俩分别刺了四、五刀,当即死亡。谢随即来到洞外,对张盛宏说:'送凡体的办法不行,这样做肉麻得很。'张盛宏说:'我心里也不忍,那就改用分身法吧。'谢又返身进洞,将尸体移到岔洞内,在另一个岔洞里找了一块宽敞的地方,把带去的两斤炸药放入坑内,安上四个雷管,每个接上一根一至二寸长的导火绳,用画有符的黄纸盖上,让张的六个孩子围着黄纸跪成一圈,叫他们对准符上的图像烧纸钱祝告。谢立即转入别的洞内,躲避炸药爆炸。炸药响后,张的次子、五子当即被炸死,三女、六女、七女和九子还在哭叫,谢犯用匕首逐个补刀。"①

  第二天,谢显吉与张盛宏乘车前往四川綦江县,寻找贵州省煤田地质勘探公司一四二队安装工人张清洪。张清洪同样幻想着通过谢显吉的帮助,带领全家人升天成仙。

  3月1日,谢、张等人选定了綦江县石门滩河边作为"水遁升天"的地点。次日凌晨,"升天"仪式正式举行。据幸存下来的张清洪披露:

  "选好地点后,我和张盛宏都很高兴,整天笑得合不拢嘴。当天中午,就按谢显吉的交代上街去买了两根棕绳,以备晚间成仙之用。这天晚上约十二点钟左右,谢显吉把我们叫了起来,对我们说:快点走,三点钟就要关南天门了,过了时候上不了天。于是,我们就匆匆忙忙到了河边。谢显吉说:就在这里,你们去搬大石头来,好沉尸掩护凡体。我们把两块大石头抬到岸边,然后让我们沿着河岸跪成一排,我背上张良(十岁男孩),我的爱人尹堂容背张琼(六岁女孩),他先把棕绳套在石头上,以两端的绳子分别把我和尹堂容拦腰拴住,张盛宏和他的爱人杜玉珍是自己套的绳子。等我们都捆好后,谢对我们说:你们要跪好,意要坚,心要诚,我招魂去了。这时我趁着蒙蒙夜色看了一眼尹堂容,只见她大气不出,脸上笑咪咪的。隔不一会,就听谢显吉喊一声:一二三,上天!随即将我们一个个连人带石头推下河中去了。一落水,我才恍然大悟,感到谢显吉不是送我们上天成仙,而是要害死我们全家。我在水中拼命挣扎,把拴在腰上的绳子褪掉后,浮出了水面。这时谢显吉还没有走,在河岸上一个劲地用电筒朝河中照。他见我没淹死,就拣了一块石头向我打来。我立即向水中一沉,拼力游向对岸,向政府报了案。"②

  此番"升天",张盛宏全家11口人死了10口(幸存已分家的长子),张清洪全家4口人死了3口(幸存张清洪),谢显吉投案自首后被枪毙。

  案件由《人民日报》报道后,举国皆知。在编者按里,记者以难以置信的心情感慨道:

  "社会主义中国已经有30年的历史了,我们的干部和工人中竟然还有心甘情愿地引颈待戮以求升天成仙的人。"③

  图:1980年8月13日,人民日报报道谢显吉被枪毙。

  当警方和媒体试图复盘这桩迹近荒唐的特大凶杀案时,他们惊讶地发现,24岁的无业游民谢显吉,之所以能将张盛宏、张清洪两家人骗得团团转(不但主动送钱,还愿意赴死),依靠的不过是所谓的气功和魔术。谢向二张表演的"拦腰打石"、"手上砍砖"、"口吐黄连"、"水中捞物"、"阴斩"(此地刀斩红薯,另一地鸡头落地之类的把戏)……不过是昔时江湖艺人摆地摊糊口的把式。④

  也是在1980年2月,几乎与这桩荒唐凶杀案的发生同期,由科技出版社主办的上海《自然杂志》,举行了一场"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会议邀请了包括北京王强、王斌,四川唐雨等人在内,众多号称能够耳朵认字/辨色、头皮认字/辨色、腋窝认字/辨色、手腕(手指)认字/辨色、脚底板认字/辨色……的奇异少年。

  谢显吉绝对想不到,他拿来欺骗张盛宏、张清洪的那些江湖把式,在这一年有了一个新名称:人体特异功能。

  他也绝无可能知道,他在织金乡下所玩的那套"手上砍砖"、"水中捞物"的把戏,早在1978年,就出现在了卫生部中医局局长吕焕奎给李先念的报告之中,并成就了一项"伟大发现"。

  吕在报告中兴奋地写道:

  "现在向您报告一件中医学上的奇迹,……有的练(气)功者,人能腾空,手能粉碎石头,手指能钻穿青砖,距离一二丈外可以把人推倒。有的练功者,能遥控引导他人的行动,可以在数尺之外透视他人躯体内在的全部活动。……最近上海中医研究所和原子核研究所的部分人员合作,以电子仪器测定练(气)功者,初步发现了有特异性信息的红外线,远红外线、紫外线和粒子流。……这个发现在世界科学史上不亚于天然放射性物质的发现,将引起生物学、医学科学的革命。"⑤

  1979年,吕焕奎在北京组织了"气功科学研究汇报会",诸多高级别老干部参加,盛况空前。同年,"耳朵认字"之类的报道开始频繁见诸报端。当然,学界普遍持否定态度。比如,该年3月,四川医学院发布的调查报告,完全否定"唐雨耳朵认字"的真实性,将其定性为"基本上是魔术师的那一套";4月,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对"姜燕耳朵认字"作了测验,结果显示,姜燕偷看了纸条(纸条中暗藏细玻璃丝和痱子粉),而所有用胶水密封了的纸条,她全认不出来。5月,《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认为儿童无辜,是成人太过"荒诞无稽"……

  图:1980年,上海《自然杂志》力挺各种"非眼识字"。

  1980年前后,"人体特异功能"的概念开始流行,"耳朵认字"借机打了一个大大的翻身仗。这一年,除上海《文汇报》刊登过一篇邓伟志批评"耳朵认字"的文章之外,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在欢呼"人体特异功能"的存在已被证实。持否定立场者成了被舆论批判的对象,连《人民日报》也不例外,被多家媒体点名讽刺。⑥

  这年6月,国家科协主席钱学森来到《自然杂志》编辑部,向编辑人员当场致敬,理由是他们"发表了许多气功科学研究的文章","关于人体特异功能与气功研究方面的文章很有新意,有独到见解"。钱认为,气功+传统医学+特异功能,将会带来一场"东方的科学革命"。⑦

  据于光远的不完全统计,在1980年,全国至少有68家报纸和刊物宣传了"耳朵认字",新闻电影制片厂还拍摄了影片《你信不信?》,介绍了全国十一位"具有特异功能的人",该影片在电视台不断重播,影响极大。此外,全国至少有近五十所教育机构、近五十所科研机构的教师和科研人员,参与了"耳朵认字"的宣传活动。

  也是在这一年,辽宁本溪桓仁铅矿的推煤工人张宝胜,靠着"鼻子认字"的魔术,被辽宁本溪市科协"发现",正式出山。1982年,张被召进北京,在国防科委副主任张震寰的亲自主持下,做了"耳朵认字"表演,与会的伍绍祖被张宝胜的表演折服,自此成为特异功能的信奉者和推动者。次年6月,张宝胜被正式调入国防科委下属的507研究所,在钱学森等人的关怀下,迅速"成长"为号称拥有极高军事应用价值的"中国超人"。⑧

  图:孙储琳、宋孔智、张宝胜在507所(自左至右)

  张宝胜的成功,让许多"江湖人士"嗅到了一种新的商业风口。

  1983年春节,因搞封建迷信而丧失了处方权的"前重庆中医研究所门诊部工作人员"严新,在绵阳老家的堰塘,对着一棵直径20厘米的柏树,公开表演了一番"十米之外运气发功"后,开启了他传奇而荒诞的"气功大师"生涯。

  1984年,《四川工人报》刊文宣传严新,称之为"神医",说他可以释放"外气",通过遥控的方式为病人治病。1986年,严新被请进北京,为"两弹元勋"邓稼先治疗癌症,虽无任何效果,却得以与张震寰结识,成为"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访日友好代表团"的成员,赴日镀金。稍后又与清华大学的气功爱好者合作鼓捣了一场"用外气改变分子结构"的实验,并以清华大学的名义对外宣传,引来清华官方的澄清和否认。

  1988年7月19日,严新在首都体育馆举办"带功学术报告",门票5元一张,黑市价达到了30元之高,一万多个座位全部售罄。这种敛财形式是他首创,后被所有气功师效仿。

  图:自称发功灭了兴安岭大火的严新

  1986年,做过工人、当过话剧团演员的张香玉,自费从青海来到北京,想要在波澜壮阔的"特异功能大潮"中一试身手

  与张宝胜、严新走高层路线为护身符、处处强调自己免费看病(门票、资料都是要钱的)不同,这位只有初中文化、留着男式短发的中年妇女,在北京一站稳脚跟,就直奔向普通民众"敛财"这一主题而去。约在1988年,她被"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聘为"特约会员",随即成立了自己的"自然中心功研究所"(此功号称能看透人体,可与万物对话,张香玉自称依赖此功见过玉皇大帝和观音菩萨),开始"万人授功"课程的商业运作。每位学员须交费35元,每批500人,每批次授功时间为40分钟。仅1990年3月18日至31日,张香玉就开办了27场授功班,共计学员11693人,收入人民币40。9255万元。

  1990年12月,因"万人授功"未经工商等相关部门批准,属于违法活动,张香玉被逮捕。⑨

  图:法律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大气功师"骗术揭秘》一书,以张香玉为封面人物。

  知青张宏堡的商业模式,与严新、张香玉又有极大的不同。

  1985年,31岁的张宏堡,被黑龙江的单位保送至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进修。北京汹涌的气功热,让张宏堡心痒难耐。据他的弟子兼同班同学回忆,1986年张宏堡已挂出气功师的招牌收徒,86年下半年和87年上半年两个学期,"师父缺课达90学时以上,离校时间累计90天以上"。

  1990年6月,他的气功组织因从事"非法医疗"被北京市医药管理局依法取缔。经此一劫,这位"中华养生益智功"(此功号称可以助人成仙成佛。张宏堡的原话是:"神仙并不神,想做神仙并不难,仙佛是人来做,我企愿人间都是仙")教主转变思路,其敛财机构不再以"气功组织"的面目出现,而是化身"公司"来搞"气功服务"。最盛之时,张的名下拥有"北京国际气功服务有限公司"、"国际生命科学院"、"国际生命科技大学"等诸多"实业",他也因此成为当时最富有的"特异功能大师"。⑩

  图:张宏堡

  更多的"特异功能大师",因运作手段不足,未能将自己的影响力辐射至全国。但有政府机构或科研机构的支持,其区域影响力同样不可小觑。

  1983年10月2日,"东方超人"侯希贵在湖南省科委表演魔术"硬币入胆瓶"而自吹为特异功能,时任湖南省长在观看了表演后,指示省科委:"这是真的,不是假的;是特殊人才,这种人才难得。……对这种特殊人才,要很好加以保护,不要让他外流。"(11)

  中国地质大学的"特异功能大师"孙储琳,自1987年开始,与该校教授沈今川合作进行所谓"人体科学研究",被认定拥有60余项特异功能,包括:印堂、丹田等处穴位磁场拥有太极图形态、能够聚能将手中的鹌鹑蛋烧熟、可让物体穿壁而出、可用意念搬运物体、可切入"宇宙信息场"影响植物生长……

  图:早在1982年5月26日,人民日报就曾刊文揭穿侯希贵的特异功能是骗术。

  所有的神话和牛皮,都会有破灭的那一天。

  据曾任清华大学校长的张效文披露,1987年,严新欲做"清华大学名誉教授",时任校长的他无可奈何,只好妥协。聘书写好后,张告诉严:听说你能意念移物,我的图章在保险柜里,如果你能把章移出来,我就把聘书发给你。严新遂悻悻离去。

  1988年,507所组织张宝胜,当着国家安全部、国家科、国防科工委等部门的领导做汇报表演,在中科院学者及铁路文工团魔术师的监督下,张的"特异功能"被当场拆穿。所谓"从密封药瓶中抖出药片",其实是将药瓶偷偷打开(原药瓶于封口处作了特殊标记);所谓"密闭信封认字",其实是将原信封拆开看完信再装入其他相似信封(原信封封口亦有特殊标记)。(13)

  图:80年代,北京某气功宣讲会上,正在做功的信众。

  在这场自上而下、史无前例的气功热当中,仍有一些民众是清醒的。他们口耳相传着一些讽刺"气功大师"的辛辣段子。比如,当严新宣称是自己发功灭了兴安岭大火时,有人出来责备他:你是不是中国人?你有本领灭火,为什么等损失很大以后才去灭?你有没有良心?再比如,当各路气功师普遍宣称自己可以意念搬运时,又有人出来质疑:气功能治百病,那要医院做什么?外气能让水变酒,那酒厂全关门算了。意念能搬运东西,为什么不把美国银行的黄金统统搬到中国来?

  但这类清醒者毕竟是少数。据统计,整个80~90年代,大约有6000万~2亿人在修炼气功,他们相信"大师"们拥有自己所没有的特异功能,相信跟随"大师"可以让自己从气功修炼中获益,近则健全体魄、益寿延年,远则顿悟天道、成仙成佛。1988年夏天,《美国新闻周刊》(日文版)的记者,在首都体育馆亲眼目睹了一个"身穿白色上衣的矮个儿男子"站在讲台上作"招魂似的讲话",台下的一万八千名信徒"着了魔似的身体剧烈摇动,手足震颤"。

  图:1987年,上海中医药研究院副所长林厚省(右一)发送"外气"进行麻醉,为患者进行手术。

  这种狂热,并不是凭空出现的。

  1949年3月,冀南区的卫生行政工作会议上,首次出现了现代意义上的"气功"一词(古代文献中有气功一词,但涵义纷纭不统一,与现今大为不同)。1953年,河北保定干部疗养院增设"气功科"。1955年,时任卫生部长李德全在中医研究院开院典礼上为"气功疗法"颁奖。到1959年,全国已有200多家医疗单位开展气功疗法。1955~1965年间,因为缺医少药,气功疗法被视为一种全民医疗保健手段,从河北推广到了全国。

  当民众再次获得追求养生保健的空间,那些1965年之前埋下的种子,又苏醒了过来--据1991年吉林省的一次不完全统计,该省仅各大公园、广场就有气功辅导站2000余个,在册常年练功者达30余万人,其中大多数是中老年人。(14)

  时代变了,舞台上的很多演员,并没有变。

  注释

  ①《一件由惊人的愚昧招致的特大凶杀案》,《人民公安》1980年第9期。该文在公开刊发前,曾被收入当年的《宣传动态》第26期。②同上。③《以迷信为手段诈骗钱财杀人灭口,凶杀犯谢显吉在贵州织金县伏法》,人民日报1980年8月13日第8版。④丹军,《莫名的悲剧--记一桩离奇的案件》,《山花》1981年第4期。⑤吕焕奎,《电子仪器测定练功者的伟大发现》,1978/10/25,收录于:《吕炳奎从医六十年文集》,华夏出版社,1993,P177~178。⑥于光远,《评两年多来"耳朵认字"的宣传》,《知识就是力量》1981年第11期。⑦张现民/主编,《钱学森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第473页。⑧郑立麓,《曾经出现过的"大师"》。⑨钟科文,《气功与特异功能解析:有神论的新载体和新时代新宗教运动》,方志出版社,2007,第203~213。⑩同上,第224~245。(11)陈浩望,《中华奇人侯希贵新传》,广西民族出版社,1994,第61页。(12)参见沈今川与孙储琳合作的《孙储琳心灵(深层意识)聚能现象的验证与思考》、《功能态下人体穴位的磁效应》、《研究人体辐射(外气)的有力工具--RS人体摄影仪》、《深层意识定向调控植物生长的实验与思考》等文章。(13)分别见:朱海燕,《严新曾在清华露马脚--清华大学原校长张效文披露》,《工人日报》1995年8月9日。《一次有权威的但从未公布过实验--"中国头号超人"的汇报演示》,收录于:钟科文,《气功与特异功能解析:有神论的新载体和新时代新宗教运动》,方志出版社,2007年,第150~153页。(14)吉林省体育总会等/编写,《吉林体育百年全见》,吉林人民出版社,1994,第176~178页。

  来源:腾讯网 作者:谌旭彬

  本文标签:张震寰

查看更多:气功 特异功能

为您推荐